微商獲政策支持,要“轉正”了

來源: 熱度: 時間:2020-07-17 17:22:46
7月15日,國家發改委等13個部門聯合發布《關于支持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激活消費市場帶動擴大就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的文件,其中第9條明確指出,“進一步降低個體經營者線上創業就業成本,提供多樣化的就業機會。支持微商電商、網絡直播等多樣化的自主就業、分時就業”。

也就是說,微商已成為有政策支持的行業。

自2012年,微信推出朋友圈這一功能起,在朋友圈分享吃喝玩樂、生活瑣事,逐漸成為人們社交的重要一環。隨之而來的,是對朋友圈商業價值的摸索。海外代購、化妝品、閑置產品、食品、奢侈品的廣告開始在朋友圈蔓延。到2013年,在微信賣貨的群體不斷壯大,“微商”這一名詞隨之誕生,這一年也被許多人稱為“微商元年”。

根據智研資訊的數據,2013年有752萬人涌入了微商行業,到2015年,這個數字達到了1257萬。

大量微商涌現的背后,是隨之展現在人們面前的行業亂象。微商們探索出了多層級代理模式,微商傳銷、朋友圈造假、三無產品等問題頻發。

不過微商的野蠻生長并沒有能持續很久。

2015年,全國多地區公安部開始嚴厲打擊微商不規范行為;2016年,新《廣告法》出臺,自然人在朋友圈發布虛假廣告致人損害也將承擔連帶責任,微商行業加速規范;2019年《電子商務法》正式實施,微商、網上交易等各種商事交易關系有了法律依據,微商從業者需要辦理個體戶營業執照,辦理公司營業執照等,明確了責任主體。

隨著微商行業規范化,大品牌大公司們也開始入局微商。如蒙牛、娃哈哈、恒安、達利、南京同仁堂、云南白藥等早在2018年便開始嘗試微信賣貨的玩法,如今,京東、蘇寧、國美、永輝等企業也在布局這一領域。

在流量增長遭遇瓶頸、營銷費用高居不下的當下,微商為企業們提供了新的獲客思路。只不過大部分公司更喜歡用“私域流量”、“社群電商”做概念包裝,將在微信里賣貨的“導購”們變成了KOC(Key Opinion Consumer,關鍵意見消費者),把微信朋友轉變成私域流量。

另一方面,微商起家的公司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已賺得盆滿缽滿。

微商界的代表性人物張庭夫婦的品牌TST庭秘密,曾在2018年度因繳稅總額高達21億被外界普遍關注。今年6月10日,張庭又進軍了抖音,根據其發布的戰報,在當晚直播的5小時內,有1923萬人次觀看,收獲音浪268萬,首戰銷售額高達2.56億。微商“教母”與她的微商大軍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微商獲得政策支持,與它背后帶來的就業、經濟效益不無關系。根據智研資訊的數據,2017年我國微商從業人數就超過了2000萬,達到了2018萬人。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微商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微商行業市場交易規模為3287.7億元,預計到2019年這個數字將擴大到1萬億。

但這并不代表微商們能就此擺脫外界對其模式與產品質量問題的質疑。

這個夏天,最引人矚目的微商品牌,大概是通過4000萬砸錢冠名《乘風破浪的姐姐》的梵蜜琳。根據梵蜜琳總部招商客服向界面新聞提供的說法,梵蜜琳的銷售渠道一直以微商為主,公司80%的營業額來自微商渠道。

伴隨梵蜜琳熱度的上升,其明星產品梵蜜琳貴婦膏1200元的高價、產品成分、使用體驗都引發了網友的疑問。《中國質量萬里行》曾調查發現,梵蜜琳母公司至今未取得化妝品生產許可證,旗下所有產品均由代工廠生產。紅星新聞也報道稱,在這些代工廠里,原價1200元每40克的梵蜜琳貴婦膏,只需要花230元就能買到兩斤的量。

《浪姐》中,黃圣依在為梵蜜琳貴婦膏拍攝植入視頻廣告時,也只是把它涂在手上,然后面無表情地說,“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網友們將此解讀為“滿臉嫌棄”。

不過,在獲得政策支持后,不排除對微商監管更趨嚴格的可能。 此次《意見》中也提到,國家發展改革委、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人民銀行、市場監管總局、國家統計局、銀保監會都會按職責分工,參與進來。

[ ]
頂部 提交 客服咨詢 底部
申請成為認證貨源
奔驰宝马最新版 浙江体彩六加一杀号专家 广东11选5推荐号码前一 淘操盘 甘肃11选5历史最大遗漏 体彩陕西高频十一选五 三分pk拾计划_人工版 必赢客计划软件多少钱 江苏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体彩江苏7位数近30期 极速赛车计划技巧 江苏11选五推荐预测号码 河北快3号码推荐 快乐12开奖查询结果 河南福彩22选5最新开奖 融资融券股票一览表 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更新